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27話 アフターダイブ~嬉しいような~

 第24話 潛心後記~似是高興~

「嗨,伊莉雅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嗨! 嗨啊!」

從潛舖返回貧民窟路上。
喚她多少次,她都不發一語——不知怎的在我面前走得快快,我也只得快步才勉強能追上。
「等,等著!」
一直追趕著,我也會沒氣的。但我也不想被伊莉雅丟在後邊。
我下決斷。即使會賠上身上僅餘的力氣,我也要博上一局。

「這種意思嗎,我好奉陪!」

抓伊莉雅的手看看。為了此舉,我腦中的零件一下子從緩轉換為快轉,急奔,逼近伊莉雅的背。
管它多快,不就只是步行而已,怎贏得過跑步。
屏息一會,彼我距離已縮窄至一個身位。這樣就不會抓空了。接下只需伸手過去。
抓到,一切就成。我好歹是姐姐。既然妳靠快,我就靠大力。
伴著勝利景像而伸出手,下一瞬間,理所當然般抓空了。

「呵」

「哼我!?」

伊莉雅輕抬的手又回到原位,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,連往這邊一瞥也沒有。
動作沒有一點多餘。體能的用法從本根本已經不同。我從妹妹身旁見識到那精湛的舉止,身為姐姐實在感慨萬千。
怎可能。我不會放棄的。我朝妹妹側腹伸了手去。
伊莉雅小跳了一下避開。這下我怒了,不管哪處我就要抓,雙手大攤,每次都抓個空,只得劃過一陣風。
沒氣了。汗滿一身。貓捉老鼠一直延續到我們在貧民窟的家,到我在伊莉雅面前雙手撐膝,終於追到盡頭。
「沒,地方好逃,了,呼,呼」
伊莉雅冷眼看著汗流浹背的我。
我一瞬為那目光感到悚然,但這刻我豁出去了,半自暴自棄的張開雙手突貫。

「呀!」

「呵!」

「欸欸!?」

視界急促轉了一圈,回神來我正在面對天花板。
我是打算衝向伊莉雅同時拽到床裏去。而我現在,正被砸在床上,朝天躺臥。
連上下旋轉的時間點,憑我平凡的運動神經根本毫無頭緒。
但現在這點已經不重要了。
為甚麼我會被伊莉雅按住了。
那力度還很重。從肚腹上沉沉的。


「怎,怎麼了!? 甚麼回事!?」

「所謂後發制人」

「後,發……?」

「引敵深入,消耗體力。有這種追獵的方法」

「我被狩獵了!?」

我身在翻滾。雖然就只得左右微動,畢竟被徹底制伏了。
只不過被按往肚腹就動不了?這裡佈滿伊莉雅的機關,她甫發現我意圖抵抗,就壓頭往我的鳩尾部來。
我苦得不能動。伊莉雅舒爽得很。我一抵抗就壓頭來。我苦得不能動。如此重複。
要知我說抵抗,不過就是扯起腹筋,嫩嫩變得稍嫩,是無法打開狀況的……嗚呼哀哉。
另外當然雙手已被封住。手臂被握緊,不知中了怎樣的體術,想握緊手掌也握不緊。

「不,不用特意作了這地步……想,想抱抱的話,就說……!」

「不要」

「嗯?」

「這就無聊」

伊莉雅埋頭往我肚腹裏說道。
嘴巴張合搔起我來,我抑住叫苦的聲音而分身不暇。
「怎,怎會呢,要,玩的話,我也陪妳玩,」
「嗥嗥嗥嗥」
「咿呀—!?啊,啊哈,妳,妳特意的!停,呀哈哈哈!!」

嘴唇吹氣而振動。用此原理的搔癢技,我從至近距離捱上,無事死亡。
返生,再死。返生,又再死。冒瀆的儀式延綿重複。生殺予奪,活殺自在的權利只配所欲之人。被蹂躪一則只得等待神的審判。此即弱者的現實。此即強者的攝理——。
癲過好一會。

「呼,呼,咳咳…………消氣了……?」

「算是吧」

「是嗎……這就,好了……」

「好像很開心,又好像很不忿」

「欸……?」

朦朧淚眼前,映照伊莉雅抬起頭的臉。

「是這種感覺。自己也不太懂」

又憮然又困然,好似在期盼甚麼。
種種感情混在一起,織在這副比一直以來更像個人的臉孔。

「不要緊啦,不懂也好」

「真的好嗎?」

「有好好面對的話,就好」

「不過呢,姐姐,不怕我嗎?」

「不怕啊。現在也是伊莉雅的自然一面。有煩悶,發洩出來就好」

「是這樣啊。煩惱也是自然的,啊。……嗯,明白了」

她的表情充滿平安。
伊莉雅像入睡般閉上眼,再次,埋頭進我肚裏。

「嗥嗥嗥嗥」

「呀——!? 沒人性——!!」

Re-languaged by Imass—Imatan is non-virgin--

愛狄露肚裏的肉嫩滑得一咬就破。
但我咬下去,咬出傷痕就會惹怒了,所以我不這樣做。
我想咬下去嗎?肯定是想的。
為甚麼想咬下去?因為我要將愛狄露變成屬於自己的。
想法變得更危險起來了。畏懼自己越變越奇怪,同時又因姐姐在身旁而感到安心,種種思緒抱在心中。
只是,有某種不容存留的東西還在我裏面,我一定因為這樣而一直發怒著。
怎樣才能紓解這份情緒呢。
有甚麼方法,能令愛狄露意識到,令姐姐意識到我呢。
——從她心裏搞?
竟為此卑劣的點子滿心雀躍,我也沒資格為自己斷罪了。

次回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