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31日 星期六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2話 アデル―歪の序―

第2話 愛狄露―歪之序―


少女纏滿一身華美裝束。
白色調衣裝,襯合這國家管理機關「大鐘堂」廳的潔白裝璜。而那裝飾過度的金邊刺繡, 使少女的身影在集團中更顯浮誇。

她五官整潔,滿面稚氣笑容。剛辦完日常事務就在騎士隊員之中走過。一眾年輕力壯的騎士也要停下閒談,一個接一個退後一步。
少女走每步都像撥海前進般。 一眾男士似在躲避其視線,不經其相求,就比少女躬身更矮,苦待那笑顏通過。
待少女走過身邊,眾人終於不再屏息。騎士今日也為自身那副鎧甲未沾塵埃而慨嘆。

「......單憑她已經搞定了多少件案了」

「誰知道啊,反正最近每次出動都就靠她一人就完事了。不知十件二十件有多......」

「今天也真威武啊。那副恍笑樣子還真沒變。今天認真同情那群I.P.D.(Infel Phira Dependent)女孩呢」

「大鐘堂的白色惡魔嘛......真的沒說錯。不過我們也多虧那惡魔,保得一身完好無缺呢。我這騎士還真心情複雜」

一眾騎士漫然吐露內心所想,話題集中於剛才離去少女的戰功,或者該說是其蹂躪敵手的事蹟。
「白色惡魔」,這稱號不知何時起就在騎士隊之間私下傳揚。--不問時地人,她那不絕微笑,壓制敵性因子的冷酷架勢,騎士隊任何人也只得畏懼戰慄。
一些無辜的少女,只因發病,就要遭受她嚴苛擊打。騎士隊及屬下織詩人(レーヴァテイル)部隊目睹那光景,感慨自身無恙同時,也承受一股難以名狀的罪咎感。
任務報告會今日也一樣籠罩於黯淡氣氛中。一同表情微妙,淡然進行歸還報告。只有那名少女在挺胸展笑。
少女名叫愛狄露,是為新晉之星,容光煥發的織詩人,隸屬大鐘堂騎士隊,一手包攬收容I.P.D.的功績。



 *

「姐姐......」

 少女的聲音,迴盪在四周鬱蒼茂生的樹木之間。
樹梢沙沙淹沒呼聲,揚葉遮擋視線。聲音逐漸遠去。愛狄露苦苦追趕,每步都害身體被樹枝戮傷。

「好冷啊……姐姐......」

「……伊! ……伊!」

 愛狄露幾度嘗試叫喊,可是不管怎樣用力,字句仍梗塞在喉間,不成一言一語。只有嘶嘶氣息烙灼喉嚨。
「每次」總是如此。痛楚只為內心帶來新鮮的疼痛,自內心遍及身外。新傷撕裂舊痕,在少女全身劃上紅線。
最可怕的還是視界漸變古褐。世界慢慢化為單色。愛狄露焦急作抗,要在褪色的世界中重注顏色。
唯詛咒之言自口而出。要火焰焚燒樹木、要光芒照亮黑暗。狂詩亂詠。當火焰顯現,燒卻樹木,樹木就呻吟倒在大地上。
灰燼升空。愛狄露踐踏倒木,沿所拓之路前行。--只要有這火焰朱紅燃燒,我的視界和那把聲音就不會褪色。

 「姐姐……快來找我……姐姐......」

 聲音自更深暗處傳出。
踩斷積擺的樹骸。刻不容緩,邁步前往聲音所在。
剎那間。自己的雙肩,抑或頸項,被背後某者的手腕纏上。
 不知是為抱擁,是為阻礙,那兩手寒冷如冰。就像體溫被迅速奪去的感覺--抑或是那冷冷的存在試圖進入自己身內。
不可以回頭。但愛狄露不得不回頭。
那是因為,在那裡,是戴上面具的,另一位--。

 「……!! 嗚啊啊啊啊!? 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

眼前是熟悉的天頂。
身上那不知是冷汗還是脂汗的水分 ,沾得愛狄露渾身不適。

「…………又是這場夢…………可惡……」

她舒緩全身,用睡衣袖拂走汗滴。
愛狄露未享安眠,連日連夜為同一場「夢」所煎熬。她不想再睡,扔開棉被從床上起來。
一絲白亮從窗簾透入。愛狄露滿臉辛酸,從床上乏力站立,拖著沉重的頭顱步往燥寒的浴室,慢吞吞的脫掉濕溼的衣服,捏開水掣。溫水灑滿全身。本來溫暖的沐浴,如今愛狄露只覺是為洗淨污汗的無機液體。
愛狄露委身於灑浴中,垂頭腦空,只顧咀嚼在腦裏去來的「夢」中光景。

「……胡鬧。這夢搞甚麼鬼啊……」

愛狄露微微搖頭,試驅走腦海的情景。
正視鏡中自己,在僵硬的表情上貼上笑容。然後就好像慣習般低吟道。

「伊莉雅……等著姐姐啊,我一定會接妳回來……」

 *

「早安!你昨天受的傷好了沒有?」

「喔,是愛狄露啊,早安。哪有妳說的重呢,不過是擦了一下吧」

「給我看一眼……嗯,這程度沒大礎吧。呼,這下安心了……」

「哈哈……真體貼人家嘛愛狄露」

大鐘堂,騎士隊宿舍,那裡愛狄露正與一同擔任I.P.D.收容行動的同伴--青年騎士--閒談。
愛狄露用她拿手的化妝術,把連日慢性失眠所形成的黑眼圈巧妙掩蔽。一眾不甚親密的男騎士未嘗看透那掩飾。
即使是工作伙伴,誰也只覺「平常的」愛狄露從來都只是一位「既親暱又可愛的少女」。
但現在這位青年騎士笑得有點僵硬,並非因愛狄露的服飾別緻,亦非為她幼嫩而富女人味的胴體不知所措--。

「緊急連絡、緊急連絡! 偵側到貧民窟周邊有強烈I.P.D.陽性反應。就近隊伍請立刻趕到現場迅速執行收容任務。注意對象個體為高等級,各部隊應在任務中緊密合作。重複--」

愛狄露和青年騎士懷中的傳訊器(テレモ)(*1)接收到任務通知。
聽見響鬧,愛狄露迅即抽出傳訊器,凝視任務要綱,速讀近乎病態。青年騎士見此不禁微微皺眉。
那淺笑不曾消失。
青年騎士吞下唾液,保持自然的表情。

「吶,愛狄露,妳出動這麼多不會累嗎?雖然任務很要緊,但這次妳不妨當作一次休息,」

「好了,快出發。這是御子(*2)分發的重要工作,而且我也不能丟掉其他受傷的人嘛!」

愛狄露的視線緩緩飄至青年騎士,殺那間,滿面笑容像截斷話語般架開。
一息間眼神不定,爾後笑容如感情漂白般綻放。
是為少女這名「白色惡魔」所發之咒,尋常男子根本沒法擋。
沒有騎士會讓女性走在前方。愛狄露深明此點,以「出發」為前提率先步出。青年騎士似受操控般,不假思索就大躍一步走在愛狄露前,表情慄然--

「不用擔心! 全~部就交給我吧!」

鷹揚聲線響徹大鐘堂廳內所有角落。

 *

愛狄露到達之前,戰況已顯惡劣。
騎士與織詩人一組兩人,面對顯現遺傳性疾病「I.P.D.」的少女一人。而情況是,騎士一人全身重創,與拍擋一起苦苦支撐。
住居倒塌、居民逃難、騎士疲弊,所有慘澹現狀皆由那名暴走I.P.D.一手造成。筋骨悍猛的騎士使出老練的招式攻擊,長槍擊突、橫掃,幾度連擊,卻全部揮空。騎士的雙目漸漸染上慌張與焦急,逼他深闖。面對騎士的攻勢,暴走I.P.D.少女連連後翻閃避,看準騎士躬身突刺的一刻,屈身縮下。
糟榚。騎士悔悟曲顏,覺悟會吐血而咬緊牙齒。少女屈膝,隨後立即前伸,一口氣飛進騎士懷中。
完全直線形的軌跡集束於騎士鳩尾位。少女匯聚全體重於掌打,壓往騎士被重鎧甲制肘的身軀上。纖嫋少女那一擊,將高大威猛的騎士轟往後方,全身猛烈摩擦地面遠去。
不待片刻,I.P.D.口中漏出詭異的聲音。應之,兩名織詩人臉容毅然,頃刻唱起「詩魔法」,一方治療動彈不得的騎士,一方架起無形堅壁。
可是,魔障壁尚未架起,I.P.D.少女舉起的雙手間已經浮現巨大的光球。對手目賭那不斷脹大的光球,已經覺悟了死亡。
就在這一刻。

「也不是--」

比I.P.D.手上的細小得多,卻更耀目的光彈,劃過騎士的狼藉急衝往I.P.D.少女。
砂塵紛飛。青年騎士勇闖該處。所向並不是敵人那方。

「撐得很好了!這裡就交給我...不,交給她應付,暫時撤退!妳們兩位織詩人,那邊的傢伙就拜託了!喂,還能動嗎?」

青年騎士使盡渾身力量,沿騎士肩頸抱起。受傷騎士仍然清醒,重新站立,然而又立刻疑惑道。

「是愛狄露班!」

青年騎士猛然一喝。只消片語,一眾逐漸鬆懈的表情立刻收起。

「明白就快動步啊!你還能想有甚麼辦法,甚麼辦法......!」

一眾終於開始後退,想的只有趁砂塵靜下前盡快離開現場。
然後,當視界回復正常,就看見詩魔法--攜著鳥籠的天使少女--和她腳下的主人「白色惡魔」,對峙那毫髮無傷的I.P.D.少女。


 愛狄露悠然佇立,表情仍是近乎空洞的淺笑。
I.P.D.少女凶惡怒視,徐徐陷入暴走I.P.D.特有的失喪狀態,吐出具意志的話語。

妳……是壞人……殺……一定要殺

I.P.D.少女苦苦呻吟,身體頃刻狼狽,然後,飛撲而至。
少女沿直線接近。愛狄露見此,卻不動片眉。

「決心要殺我了嗎?……太好了,等了這句很久了」

聽愛狄露之言,頭上的天使緩緩動身。待深呼吸後,天使面容泛蒼,探手往鳥籠蓋處。
愛狄露不理少女逼近,稍後,閉上的雙眼突然大睜。

「找到理由去收拾妳了!」

說那時快,天使掀開了鳥籠。
隆音響音是為數刻後。鳥籠打開一瞬,內裡就湧出無數光彈,灑向前方。
光彈密似屏幕,無處可逃的「面」式掃射,完全吞噬I.P.D.少女。
其魔法發自「詩」。只要織詩人不停止唱詩,魔法就會一直持續。
無論是正是歪,少女內心所有全都轉為鮮烈的音色。

嗚哇……殺……殺……

砂塵靜止時。
I.P.D.少女全身浮現好幾道傷痕,目光依然滿佈憎恨,在狼藉的地上掙扎。
還有餘力。愛狄露無機質的雙眸捕捉此景,展露少許好奇。
下一瞬間,天使抽起鳥籠,表情苦澀快要吐似的,晃著飛往少女面前。
那是,騎士從未見過的情景。所以他們的表情更發繃緊。

碰、碰、碰、碰、碰、碰--。

碰撞聲不斷。天使使盡力用手上的鳥籠往I.P.D.抽打。
一直,一直一直一直......直到I.P.D.少女完全沉默,一動不動,依然繼續敲打。

「--會死人的!」

青年騎士良久才回神,急忙奔至愛狄露面前。
即使自身可能會因礙事而遭受牽連,青年騎士仍勇敢叩愛狄露的肩。

「夠了!再這下去,不管是不是任務需求,依樣會被懲罰的!」

「…………真不像我,做過火了?」

愛狄露停止唱詩。愛狄露吐露的言語中,摻雜些微的不服。當然青年騎士從未察覺那極微小的態度變遷。
愛狄露按手在青年騎士的手上,溫柔的推開,然後怩然步往倒在地上的少女身旁。青年騎士正要作動,愛狄露一句「不用擔心」就叫他留在原處。
愛狄露站在無言的少女身邊蹲下,眼睛細探少女全身,似在搜尋甚麼。

「果然……不是妳」

愛狄露微嘆,表情稍顯灰暗。
然後樂然站立,不留一點煩悶。

「別擔心,她還有呼吸,我可沒壞到殺掉她啊。只不過對手是動了真格,我也不過禮尚往來而已」

「喂,愛狄露--」

「欸嘿,有點累啊。對不起了,今天讓我先回去吧」

愛狄露不待青年騎士回應就離去了。誰也沒有挽住她。
她帶著空虛的表情,獨個離開貧民窟。握緊項鍊--用厚革穿起的舊戒指--,鬱鬱念道。

「管他們說惡魔還是甚麼……伊莉雅,我一定會接妳回來……」

心中梗痛,頑張的笑容不規則地歪曲。
即使眼前無人,愛狄露依然架著笑容,不曾消褪。全不理會,相隨背後的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前回:籠中青鳥
次回:鱗之子


(*1) 傳訊器(テレモ) :以導力傳送聲音或影像情報的手段總稱。從大型固定裝置到便攜裝置皆有。
詳細可參見官方投稿世界(トウコウスフィア)第58回 解說
(*2) 御子(みこ):大鐘堂領導者,克羅榭‧瑞提‧帕斯達利亞(クローシェ・レーテル・パスタリア),女性 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