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13話 CS_Ilya.Lv1 ~抑圧~

 第13話 心靈宇宙_伊莉雅.Lv1 ~抑壓~

隆。隆。
重低音波伏地上,迴蕩幽暗室內。
 那是呼吸聲。高聳銀色機器的,呼吸聲。
機器。一團鋼鐵肉塊,經人類輸入名為程式的"意向"而運作。它無手、無腳,純粹靜靜的,忠謹的履行"意向"所添附的使命。
它閉目不動,臥在周遭微細波長間,作夢。
那是具,闊大的,作夢機器。



「 ……妳來了。以為妳還會更遲」

愛狄露意識回到前方。
大鐵塊背後那側 ,一把不耐煩似的聲音傳來。是莉莉。

「 ……嗯。脫掉那件脹鼓鼓的,妳也像個普通的女孩呢」

她 一瞥愛狄露衣着一言,隨即橫過身,不抱興趣的翹起雙手。
不久前,伊恩指其衣裝浮誇,塞給她一件新衣服--紺色布面配淺藍細線的無袖連身衣。它比平常所穿的白色裝束簡素許多,而且處處"緊過頭"。那不慣的壓逼感叫她更不自在。
 聽莉莉一語,愛狄露困惑的審視自己外觀。
她探指 在衣服四處拉扯。「緊嗎?」身旁妹妹一聲傳來。她眼光興味津津,愛狄露一息間苦笑,十指抽回。

「有點呢。但也不到我抱怨了,畢竟都沒幾件合身了 ……」


「是嗎…………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……嗯嗯,沒事。沒辦法……也無所謂了」

伊莉雅俯望胸前,吐了一口氣。愛狄露知道伊莉雅所作含意,更捺不住苦笑。
一會,愛狄露注意到前方有視線忡忡飄蕩。莉莉向這邊瞇眼,神情怪訝。

「…………嗯? ……唔-……」

 犯了甚麼忌呢。愛狄露更發不安的環視自己身著。此時「啊啊」的一聲,伊莉雅似乎想起某事,直望莉莉說道。

「這件……是莉莉以前穿過的」

「「唉欸!?」」

兩把聲音嗡嗡共鳴。
愛狄露和莉莉一同大叫瞪眼,然後一同難為情的頹下五官。
伊莉雅為兩人反應而不解。


 「不好嗎?莉莉的不合穿?」

「 ……不,也不是這原因…………唔嗚~,伊恩那傢伙,偏偏挖起我的舊衣……!」

「……?」

「…………嗯嗯,算了。沒所謂的,涅爾。……不過,妳!別一直作苦了!」

莉莉眼神很不服氣。


「……好。嗯……我想很快就會習慣……」

 愛狄露很不好意思的,雙臂相黏蜷縮身體。看來一副沒乎樣子。
不能說莉莉服裝太拘謹。該說是愛狄露的太華美。

「 ……所以才說妳這種良家閨女……嘖嘖……」

伊莉雅視線在愛狄露和莉莉間左往右往,好不容易才定下來。

「啊,原來是這樣。嗯,我也很,羨慕姐姐啦……」
「夠了~……求妳們別再……」

 愛狄露手握著及大腿的衣裾,滿臉通紅。莉莉也羞得咬牙慘齒。
三者三樣表情,想必心中所想約有所同。
--啊啊,我們一樣可以,這樣談天說笑啊。

 「呵,很懷念啊,回想從前莉莉啊比現在更易發兇,也一樣可愛呢」

三人圈中,又添一把輕快聲音。
 褐膚女性從機材蔭下探身而出。莉莉不轉身過去,就這樣望著別處呼她道。

「 算甚麼意思,想說我現在不可愛嗎。妳真從來不懂變啊,蕾連」

「說笑而已~」蕾連笑著走,這邊拍莉莉的腰 ,那邊摸伊莉雅的頭,停在愛狄露身前。
頭上兩豎角。裙下長尾巴。--初見提烏族(テル族)女性,愛狄露目光大開,眼珠轉不停。
「很少見吧?」看她這樣子,蕾連指著自己的角微笑,橫溢為紓緩兩人因初次潛入而緊張的心意。

「 愛狄露,這樣叫對吧。我叫蕾連,這潛舖的店主。第……幾次見面了」

「……客套話就免了……」

「今天要做哪邊?潛別人?給人潛?」

「 我是來……潛,進別人,而來」

「 那麼涅爾就給她潛?」

「嗯」

明白。--蕾連搭手在兩人肩上,稍屈下身,好對上兩人視線。

「看妳們在緊張,放鬆點吧。沒事的,是姐妹嘛」

 兩人聽她說諭,表情仍然呆吶。蕾連吐一口氣,以守望稚兒的眼神,拍了她們兩下肩。往莉莉輕使眼光,就躬起身回走,沒入機材蔭下。「對了」--為維繫她營造的輕鬆氣氛,莉莉謹慎選起用不慣的語句。

「 初次潛入,算是,挺令人緊張的。而這緊張,有賴妳們互相紓解。潛入時,當下所抱的不安和害怕都會真實顯露。所以呢,有少許緊張也好,也要努力互相理解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特別是妳」

莉莉食指伸向愛狄露。愛狄露好像被指頭推擁般,頭微微後傾。
「 妳是"姐姐",要加把勁牽引妹妹的感情,有不安就呼喚她。有緊張就排解。要是個疏於細微的人,就沒權掀開他人的心」

「……是呢。妳說很對。我要加把勁」

愛狄露面筋繃緊。「本不想說這些」莉莉內心懊悔。
兩人之間劍拔弩張。伊莉雅「不過」一聲紓緩了氣氛。
「我也一樣要。我也會潛進姐姐裏。姐姐也同樣在背負不安。所以,給我等份的擔子吧,莉莉。不單說給姐姐聽,也說給我聽吧」

「唔…………」

伊莉雅緊握愛狄露的手,清楚說道。
不知是說到痛處,還是 球打正著,莉莉亂得口又開又閉,好不容易才定下神來。

「…………也是呢,我想漏了。……沒錯,潛入是兩人共創,思緒的鴛鴦合力。正如涅爾所說,"代溝",要由兩人消解。……愛狄露也明白了嗎」

「……是。伊莉雅就放心交給我吧」

「交給妳……涅爾本來就是妳妹。妳是涅爾她姐。所以……全力以赴啊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難受的沉默似要來臨--所幸的是,

「 莉莉-,今天不是要開跳板嗎-?說給她們聽了沒有-?」

蕾連從機器探出角來。雖不見五官,但從角的排列可知她面向這邊。
愛狄露和伊莉雅只覺得驚喜,而莉莉則明白這是蕾連的體貼。
她自嘲自己還像個小孩,深吸一口舖內多塵的空氣。

「 現在就說-!好了閒話少說。現在要開始說明事務,準備好沒?聽清楚,我"現身在這裏的原因"」

嗯--姐妹不待相會就同時點頭。莉莉確認兩人眼光專注,就接續道。

「從現在起,兩人要一起,潛進我的心靈宇宙裏」

「欸……?」

「兩人,一起進,莉莉裏面……?」

兩人冷不防莉莉這句話,像鏡映般歪頭。
雙子的作為激得莉莉幾要破顏,她不容易才穩住繼續說話。

「代理潛入 (プロクシダイブ)。潛療界有這術語,其要略是……對,經跳板潛入,排除潛入期間可能發生的"事故"風險。而我就是跳板」

「嗯~?是這樣嗎~?」

蕾連的聲音唐突傳來。
莉莉作一聲咳,無事發生般接續。

「總之,兩人首先要潛進我裏面。然後用裏面的潛入機器,正式潛入妳們對方的心靈宇宙裏」

「…………換言之……?」

「潛進莉莉裏……? 到底……甚麼意思?」

「嘛,果然口說也不太懂,妳們先潛進來就好。我的"護"會在那裏帶路,妳們兩人聽從她的指示就可以」

艙門好像按準莉莉語畢,啾一聲就打開。內部空間足以容納兩人仰臥。
愛狄露和伊莉雅循蕾連引領,橫臥艙中。莉莉和蕾連像依偎一起般,慰勉搖籃中兩名不安的稚兒。

「放心吧。我是專家,論代理尤其比誰都要辦得熟練。 萬中絕對無一,妳們專注潛入對方就好」

「代理呢,本來會開價很大。這次多虧莉莉倒貼,這點妳們也請放心。 錢既然收足,工作就全盤交給我辦就好了」

 愛狄露和伊莉雅無言點頭。緊張猶在,兩人手相握,共享各自的體溫。
光的世界徐徐退去,黑暗世界轉而到訪,曾經歷的感覺顫動了她們的身體。
 已經不再是一個人。暖意就在身近,供我依傍。何其懷念。

「……姐姐」

「沒事的,姐姐會一直在身邊。所有事都不用怕」

十指緊扣,叫身體不再顫動。聽見各自的氣息,漸漸進入了夢鄉。
閉上眼睛。兩人想著同一件事,直至世界轉暗那一刻。
終於可以,安穩入眠--。

 *

「――吶,我說,妳要幫的是愛狄露是吧?」

 莉莉臥在另一艙內,蕾連俯望她而微笑。莉莉面不改色。不,她在勉強保持臉色不變。

「天知道。為甚麼要這樣說?」

「別再死頂了。 ……正如所聞,涅爾的心一定已經變得"硬梆梆"了,嚴苛環境裏所生的防衛機制有多麼頑強,莉莉也深切感受到吧。愛狄露是肉親也好,不理後果輕易放她進去的話……」

「不管怎樣,失去愛狄露,最痛苦的還是涅爾--伊莉雅。我只想報答她一直至今的捨身努力而已。 ……她裏面的"免疫"會作用多大,我也不太清楚。即使如此……不,正因這樣,我更該出十二分力」

頑固率直的眼神。沒變啊--蕾連眼角一澀。
隨即戲笑,伸手往莉莉,粗雜亂撫她的頭。 莉莉臉上作苦,但也沒有推開她的手。

「乖了乖。嗯,善後就交給我。但記著別逞強,即使用代理也好,涅爾的心還是無法預測 ,不妙的話我就會強制關機,要有心理準備了」

「幾時停,盡量交給我判斷。兩人的心或多或少都絕對會碰撞 。皆因,她們互相尋求對方。……我會賭上我潛療師的矜持,全心貫注監察」

嗯。--蕾連笑著點頭,緩緩關上莉莉所臥的艙門。
莉莉閉上雙眼。
深呼吸,均衡心跳,放空思緒。在空洞的「無」之上開展虛構的無浪海。
滴、滴,聽見時針的聲音。數數那時針響,全身的意識、感覺,一點一點的沉落夢想世界中。
 擺動手指,迴轉視線。此岸與彼岸間的遲延拉近為零。
剝離的彼我再合而為一。世界似因反彈而搖晃,而自我立定在原點中。渦流會吞噬一切,而中心無浪無痕。
立在漩渦中心,俯視世界。漩渦下有無浪的海。立定位置以俯瞰其貌。當下它了無一物,但可見有空間能容納他物。
聽見秒針動響。時刻來臨,不偏不倚。
 97、98、99――100。


「祝潛途愉快」

霓虹綠的文字與記號突現,在黑屏幕上掠過。
邏輯言語列成層層述記。 最下層應綴列之句,已經顯現。
蕾連見之,遂臥在潛心艙中,沉浸頑劣而所鍾愛的潛療師世界中。

 :/ Proxy mode started successfully! /:

 *

漆黑視界漸漸變回光亮。
可謂從夢中醒來。 躺臥卻清醒的感覺。難以言狀的矛盾搞得我思考一片混亂。
這裏是何處。我做了甚麼所以才--。

「歡迎光臨。請問貴客想體驗--啊咧,小姐?今天要來潛療嗎」

 女性爽朗的聲音拂開我腦中迷霧。現在才第一次遇見這種聲音。
意識漸顯清醒。遊離魂魄已歸位 。世界塗上色彩,我回復自我,眼睛大大睜開。
注視周圍,那是像一間寬闊睡房的地方。但我可沒空觀摩四方,因為我被眼前的存在懾住目光了。

「……呼,不來如此,今天是要辦代理是嗎?聽說莉莉那麼苦惱,為的就是妳們。既然見面了,嘛,要先打個招呼才好」


那人型外觀姣好而高雅,而口吻漫不經心似的。
 我凝視著她。
她有約半個人的身高,身形活像個女性。特徵在於身穿的紅紫色連身裙。那裙甚具少女趣味,該怎形容呢--好幾具齒輪擠在一起,不知按甚麼原理磁磁聲的半空自轉,定在所見的位置上。
更吸睛的,是身體各節的球狀關節,還有胸前呈放射狀伸出的兩道長短針。長的針乘著齒輪隱約發出的聲音,咯答、咯答的,按一定時隔郁動。當它擺向正上方,短針就滴一聲動了一下。
看著就像具"時鐘人偶"。說是人偶,但她態度傲岸、拗著手指、眼神意味深長,像"真人"多一點。反過而言,其肌白比瓦磚,人偶般的無機質使她更發妖艷--。
我四處張望,她就心花怒放,勾起裙擺躬下身。

「我叫普露普蕾奧(プルプレオ) ,是莉莉的心護。雖說是護,平常還總是在"這裏"當接待孃呢。萬眾寵兒莉莉的工作運暢順利,全是我巧手所為」

--心護。
在織詩人心中,守護織詩人的心,並嚮導潛者的存在。
其外貌情報、言動和性格,由主人織詩人的"回憶"或"嗜好"主宰決定。
這心護也是,莉莉心象的具現。

「這只是一般見識。我可是鼎鼎有名的"潛療師"的心護, 打扮自己外觀舉止輕而易舉是也,愛狄露小姐」

「……人家想法都給看穿了呢」

「 過獎了。也許只是瞎撞而已?……挖苦妳過頭有點對不起呢。我啊,很久也沒能說句完整的笑話,實在高興」

 說著,普露蓓蕾奧舉起袖口掩過嘴角。
不知其所想是好是壞 。真難應付的對手啊。同時她對莉莉的心也提起興趣了。莉莉平常總是刁蠻,這心護棲身莉莉心中,到底象徵莉莉的甚麼呢。

「呵呵。看妳一副表情想知道我更多。不過那,今天不是為做這種事來潛吧。喔,另一位說到就到了」

是了。
我這時才察覺,伊莉雅還沒出現。
她的氣息正出現在我身旁。我不用看就立刻要碰她的手。

「伊莉雅」

觸碰、握緊,呼喚。 然後伊莉雅睜開眼睛,直視我的雙目。
和我不同,她不見混亂形色,試動了一會四肢便立刻習慣周遭環境,留心看著浮在空中的人偶少女。


「遲來抱歉」

我安下心來。這片汪洋確實有伊莉雅的身影。
一方,普露普蕾奧似乎毫不感慨,笑臉迎接伊莉雅的到訪。

「涅爾。莉莉的可愛妹妹,歡迎來臨莉莉的心中。今天不是要潛療,是潛入是吧」

「……嗯」

「 不用緊張,莉莉心中真的是關心妳的……不,該說是妳們,呢」

「欸……?」

好了好了--普露普蕾奧完談揮手,手指在半空劃圈。
然後世界再散成粉,重構為另一映像。
出現了,排滿潛艙的房間,與現實世界了無差別。

「好了,兩位,我帶妳們開始代理潛入。潛者往這邊,被潛者往這邊。然後隨便躺下,閉上眼睛就好啦」

「 這……這麼隨便真的沒問題嗎?」

「 嗯?我很隨便?呵呵,我常常都被這樣說。太好的,有人這麼快就了解我的為人」

「不,其實我想說……」

莉莉是潛療師 ,累積了豐富知識與經驗,所以我能安心託付潛入的細節給她。
但這心護呢。到底和主人一樣手腕可靠嗎。
例如關於潛入的知識,或者態度。莉莉示之予我們。但普露普蕾奧並沒有。
我想,潛入是項高探匠技。匠技就譬如鐵匠、醫生、甚至騎士所有的專長。而潛入就是,潛療師或提烏族的專長。他們所有人--或許只包括我身邊的人--都抱有某種"自負",從舉止隱約可見。"自負"亦可謂之"像樣"。他們總是發揮知識技術得"像樣"。
但普露普蕾奧毫不"像樣"。我感受不到。
我無法,安心交付給她。一句話說,我不安心--。


「好了到此為止。 沒輒啊,看來沒人信任我呢」

「唔……可是……」

「……呼~。嘛,被客人抱怨的話,我就真不配當潛療師的護了。抱歉,我這護有少許嘮叨」

普露普蕾奧搓拳敲了敲自己的頭,然後伸出舌頭笑。可愛,但有點古怪。
身上齒輪聲響沒變,時針亦只均速轉動。不知是機械還是生物,看著就更不明所以。


「我想問清楚。……這趟潛入可以安心交給妳嗎?」

「剛剛妳才說我"不像樣",沒錯吧?妳說的很貼切,不過,我應有的樣子是甚麼呢?像個"技術員"?抑或大人潛療師的心護,還需要點"性・感"?」

「真複雜呢,做心護的」

聽伊莉雅一言,普露普蕾奧滿足的露出微笑。
很快就以袖掩口, 流出愉快的笑聲--過了一刻,又再端直身子。

「呵呵,呵呵。 有妳一句話就足夠。那麼--流程管理人告知系統管理人,導力釋放質波束固定在38000Hmag/s、21000Hz。現在客人位址為0x015f3e,波形穩定,流量穩定,代理潛入進行無阻。系統管理人收到後請回發訊號。完畢」


那就像咒語一般。
只聽見一堆專門術語 羅列,內容根本無法理解。
我望著普露普蕾奧。那表情就像工匠一般,淡然而精悍。我為自己的膚淺無地自容。沒錯,鋒芒畢露啊。
躂、躂,周圍閃爍幾下。普露普蕾奧回復微笑,恭敬伸手指向潛艙,屈膝一禮。

「 我和莉莉不單是生意伙伴,而且有共同想法。若妳已經滿意,請隨便進艙內」

 疑惑已解。她的古怪作為就好像有心而為般。
我看伊莉雅一眼。伊莉雅表情沒有疑惑。
她知道我滿意,「走吧」一聲的牽我的手,然後放手。
 心繫無論何處--為取回這樣的心,我們一定要放開手。為了真正的,攜手前行。

「一切都躺開給我看吧。我已經,準備好了」

「嗯。不知我裏面的自己能多麼坦率。 但我決定了……要給姐姐看我的心」

嗯。我們互相點頭,各自進入潛艙中。
看見伊莉雅在艙內睡熟, 我也臥進艙裏。普露普蕾奧見我們各就各位,就輕快的走進潛入機器中樞部。

「--希望妳們這趟殘酷的路程收穫豐盛。走吧,往變幻的心裏、那變幻的世界中去。但願,我們還會再見面」

普露普蕾奧誦辭完畢時。
我的意識已散華成粉,溶入下一場夢中。

 :/ COSMOSPHERE_Ilya=Illdilete.Lv1 /:

 我又再醒來。
我直立著。這地方就好像用石頭渾然堆起一般。
身體能動。四肢五官感覺明晰。我觀望周遭世界。
--然後,嘆為觀止。

「…………這就是…………心靈宇宙…………」

無法憑理定義的"心",這項混沌的秩序,構成這殘章片斷,而又相符為一的世界。
伊莉雅的世界。處處可見天空開洞,眼看感到寬闊無際,可是實際上可走的空間不算大,反倒顯得這世界更狹窄。
俯瞰視角下--其實沒可能是俯瞰,但就看見在下方--。街道……房屋……醫院……種種顯眼標誌,都用環狀橋相連。街道也感到人的氣息。
然而,最吸引我注意的,還是世界中心浮遊那片……難以言狀的,"陰霾"。
那裏烏雲密佈,遮蓋其中心構造物,無法看清其實態。
總之,當下可走的,就只有四處橋樑相接的地方。
 那裏先走哪裏好呢。不先找伊莉雅的話就沒法可施。既然如此,首先要往伊莉雅可能在的地方走。
唔,該往左還右呢。
瞬間。

「……欸」

不覺陰影支配了我的視界。
是影。因為它背光而來 。有甚麼在半空--好近?

「嗚哇哇!」

剎那,我被不知何物撞飛,倒臥就地上。
被重物狠狠打在背上。是某東西飛翔撞在我身上,現在壓在我身上--很重。

「…………!!??」

被騎壓在地。
並非手腳被制肘。這種命根將被截斷的感覺--從喉嚨來。
 我被絞喉了。是誰,憑何緣故。
血液梗塞在腦中,無法回流到頸下。生命循環止絕,眼睛快睜不開。
好不容易才撐住開眼,在逆光中--我看見。
那姿形。那輪廓。

「……咕,呃……」

是伊莉雅。
要殺我。
會被殺。
殺意重壓毫無雜滲。
殺人的意志。
全都,集中在喉嚨一點上。
是伊莉雅。
不會錯。
命燈將滅。
世界在,閃閃發亮--。

『――一切只是妳多想而已!別當流入的信號全是真!冷靜,拾回感覺!』


冷靜下來,拾回感覺 ……?
…………。

「…………唔…………怎……怎麼……?」

能發聲。
喉嚨還正被掐住。
不--還未碎掉。
 沒有掐碎。
本應痛苦難耐。但,不覺辛苦。

「……嘖」

『妳只不過受了"虛招"而已!認清自己!妳現在,自己怎樣了!』

「我……」

 我――無大恙。

「耍小手段……!」

我一"這麼想"。
"她"就從我身上剝離,隨即遠遠跳開。
我還有寬裕一瞥她。所以才直視了她。
那輪廓。姿態。眼。手與腳,身體一切。
平滑結晶包覆她全身,但形狀絕對沒有錯--是伊莉雅的姿態。

「為甚麼……伊莉雅……」

不信。無法相信。
何故伊莉雅要凶氣逼人的殺我。
 伊莉雅怔怔望我,應道。

「我不是伊莉雅。速速離去此地,否則不再留情。 ……絕望的黑,竟敢來此處肆意尋味……殺不足惜」

說畢,那伊莉雅就被強光掩蓋,下一瞬間就消失無蹤。
回過神來,看見小片渾濁的不定形"陰霧"從石柱蔭下不絕滲出。它試圖追趕消失的光但追不上,左往右往過後,就從我兩旁飄過,再而消失在柱蔭下。

『――喂!愛狄露!愛狄露!振作點!不快點振作就糟了!』

「……啊! ……喔,欸,莉莉……? 對了,這裏究竟是……?」

『位置還在上邊,但這不重要!還清醒嗎?數值上該沒問題的,振作一點啊!』

「是,是……!」

叱責聲下,我身體隨即動作。
 我無事一般的站起,手觸喉嚨。痛楚早已消失。


『……雖猜想了事會發生,但居然一來就來大的……。幸好有我幫忙。為防萬一再問一次,真的沒大恙嗎?』

「沒有……」

有人可以信賴。聽得見她的聲音。 單此,我就要喜極而泣。
一切都不明就裏。初次潛入,可會有這麼刺激的事件--?

「請……請問……那是,伊莉雅嗎?剛才到底……?」

「……哈啊。別慌張,說話清楚點。總言之……對,那存在既是又不是伊莉雅,大概就是她裏面的"涅爾"。伊莉雅防衛力的象徵。我是這樣定義的」


「……涅爾?妳們所說的涅爾?她就不是,伊莉雅?」

「沒可能不是,這裏可是伊莉雅的心中,沒有不屬伊莉雅的東西存在。只是,她在眾多成分中顯然佔重很大的。那就是涅爾,一具守護她心靈的鎧甲或者盾牌……簡言之 就是,防衛機制」

--防衛機制。
人,當心靈受負荷重壓,隔離功能便會作用。 每人的心或大或小都有此功能。
小的,在日常中不時可見,譬如失意時,會吃甜食以忘記憂困。幻想自己將會打破困境。各種細小的防衛力,些少也好,都恆常守護我們的心。
然而大的又會怎樣呢。
當心將要被壓碎時。當痛不欲生時。--是復仇心拯救了我。不可饒恕,要以痛還痛。
但我現在想。
復仇的前提,在於「憤怒對象一直置於心中」這項絕對規則。若忘卻憤怒,那就不成復仇。
然而,那就即是在心靈有限的空間中,一直讓出位置予"憤怒的對象"。換言之,只有心靈寬綽才能想到復仇。
我想,我成長的環境是片地獄。這認知從沒改變。
但仔細一想就會明白。那地獄有家可住。有美味可尋。而且,復仇對象總在自己身邊。
在安全的地方,頹落仍留有後路的地方,我一直攝取名為復仇心的營養,才成立了自我意識。
沒錯,雖不想承認,我的身心確實得到了健全培育。在那,名為地獄的鳥籠中。
那麼伊莉雅呢。
 她"沒有"。
可歸的家。飽足的保證。心的呵護。還有可恨的親人--伊莉雅一切都被奪去。
雛鳥落入荒野,還想報復親鳥嗎。絕對不會。
伊莉雅就是我。伊莉雅就是鏡中的我,吸盡我本當承擔的一切負厄。若非如此,我早就像伊莉雅一樣。
所以我明白。被家人拋棄過。 以為姐姐背叛了。要是我就會去死。沒有伊莉雅的世界毫無意義。世界何處皆無,我還是我的意義。
也許伊莉雅正因此,捨棄了所愛的人、物,還有一切的記憶。
痛楚過大,所以"不得不除"。
愛過是謊言。蒙愛亦是假。想下去,一切痛楚也能化幻,如同無有。
不想它變成真實。受拋棄的痛楚、受背叛的傷痛,會曝露這顆心靈在野。
要上蓋,上鎖,拋下雲海。不然瘡蓋將裂,瑕疵將露。
與其痛得呻吟,不如連同「溫馨的過去」全都棄絕。不,「全都扼殺」。
--若說涅爾自此成為她的自我。
伊莉雅那"痛苦根源",定必是我,所愛的姐姐愛狄露。所以,涅爾要殺我。
伊莉雅被拋入苛酷環境,歲月摧殘,是涅爾一直護佑至今。剛才,我親身見識過她的強烈自我。
現在,是涅爾佔有伊莉雅心的一大半。所以,我必須面對,那急不及待要殺死我的,涅爾。


『是妳要去找。剛才妳遭遇的,只不過是涅爾的……伊莉雅的意思其中一位。剛才那人,妳不需要定她為伊莉雅的總體。不管如何,連同剛才在內,妳要接觸千變萬化的伊莉雅。憑妳自己的心』

沒錯。一直推論也成不了任何事。
要用自己的雙足走。要用自己的手攫取。要衝進,狀況之中。

「……我也快變蠢人了。嗯嗯,從前就一直是蠢人呢。這可不成啊,快找伊莉雅……」

--我並不是,怕那鋼鐵迷宮。
只是一心,要在迷路中尋回伊莉雅。
 僅此,我哪裏也要衝。

 *

 :/ 希望之鎮 /:

寬闊的街道上。
雖感到人的氣息,卻不見人影。不過卻頗感生氣勃勃。
在這街道上,我遭遇到某位人物。

「喔,妳也逃來這裏了?最近出了一樁又一樁,這條街到底能安全到幾時呢……」

「啊……」

她毫無疑惑,是我所知道名為伊恩的女性。
但氣氛有點怪。 有點輕佻。抑或說,在依仗甚麼似的。

「發啥愣,妳也被"絕望之黑" 追殺是吧?明明我妹死裡才按制了它,最近又給它湧現出來那」

「絕望之……黑?妹妹……?蓮?還是沙妮?」

「蛤啊?嘛蓮也好沙妮也好都是我妹 啦。說到誰擊退了絕望,除了這街的勇者以外沒有別人了吧?」

「……莫非那就是,伊莉雅?」

「伊莉雅……誰啊?沒聽過這名字,真是的,是涅爾不會錯。涅爾啊,涅爾。我最疼愛的妹妹,威風凜凜的希望使者!哎呀-撿到她真的值得了,養得她茁壯成長,我身上都添箔!啊哈哈!」

 伊恩自顧自說,戚戚笑著跑了別處去。
她是這樣的人嗎?雖說是豪放,但該更有憐恤,溫文有禮的。

『一下就被兜得團團轉了呢。妳要弄清楚,實際上伊恩不會說,也不會想那種事,就是這樣』

「……啊……」

是啊。
這裏是伊莉雅心中的世界。人和景,全都是由伊恩的心所造的心象 嗎。

『明白了吧。在這裏,涅爾所抱的"人物形象",在這世界都會忠實重現』

「……不過,要是這樣,剛才的伊恩不奇怪嗎?」

『……也是呢,的確,那伊恩的言動有點突兀。涅爾總不會那麼看伊恩吧……』

印象會成形的世界。
一聽見,我醒悟起。
涅爾是涅爾,但既然其根幹還是伊莉雅。

「……自虐……或者是,歸依?難道伊莉雅有點崇拜伊恩?」

『……原來如此,有見解。正確,實際上涅爾有些許崇拜伊恩。不知因伊恩是她救命恩人,還是伊恩人品所致』


「伊莉雅很重情義,受人恩惠,無論用任何方法也要加倍 補償。若說,伊莉雅認為自身性命是"伊恩給的"」

『那就會用"命"來還償……』

 抑或"尊嚴"、"權利",種種都獻給了伊恩。伊莉雅可謂在自己貶低自己的價值。
他人這樣看我是當然的--也許這種自虐觀念,就從伊恩的言動流露。

「這點真的從到沒變……」

『……嗯~。……妳畢竟是她親姐,很緊張她呢』

「……嫉妒我?」

『吓……甚,甚麼!?』

借機吐出心中疑問,就給我說中了。
不過呢,莉莉也一定是伊莉雅其中一位"姐姐"。這人既如此自覺,看我沒調子才對我生氣是吧。
……所以,是我才更嫉妒。


「莉莉也算是,伊莉雅的"姐姐"吧。伊莉雅真幸福啊,可靠的姐姐有這麼多位」

『哈?胡說甚麼?出了錯誤……不,沒有異常……』

「失禮,我真心來的。啊~,我也想要位像莉莉般的姐姐呢」

『噁,噁心死了!誰想做妳的……』

 …………?
怎了?羞了?
雖說是我心有所圖,這人也太易嬌答起來吧。
難道,她本就不是壞人?
這從以前就該知道了。現在想起來,遙遠的心感覺也忽然互相拉近了。

「謝謝,莉莉。 呵呵,我又有一位姐姐了。吶,換妳作姐姐也可以嗎?」

『妳,妳還得寸進尺……呀……隨便妳……嗚嗚……妳這小惡魔! 別太挖苦長輩了!』

「不行嗎?我會寂寞的……」

『欸欸!?不,不是不行……隨妳……喜歡的就,好……』

可想像到她滿面臉紅的樣子。
記得I.P.D.的心靈宇宙中 沒有心護,初進來時有點不安。不過現在有莉莉在就安心,而且不會無聊。真的太好了。
--想著她,那人就現身了。

「呼,呼……! 涅爾! 妳有沒有見過涅爾? 那孩子真是的,又一身傷跑了去! 沒我在身邊就怎行的呢~!」

「……」

『…………』

 伊恩才剛離去,又見莉莉從街角奔出。
 她兩頰鼓脹,蹭跳著四處找找。
這也算是,莉莉在伊莉雅心中的印象吧。

「唔 ……去哪罩到哪的姐姐?真棒,羨慕死人了」

『……快收聲,走……』

「伊莉雅也很想妳找到她呢。她呢,最喜歡追著她的人了」

『夠了,別再說……』

莉莉己經啞口無言。
看莉莉在眼前左往右往,我也不好意思, 說「去那邊了」打發她走。就當為了保護莉莉的名譽吧。

 *

 :/ 安穩的家 /:

我繞街走了一趟,還找不到伊莉雅。我決定渡過橋樑,走往有房屋的小島。
那房屋是我所「不熟悉的家」。不是我們老家。也不同於貧民窟的家。
雖不高聳,但裝飾漂亮,而又逸脫現實之外。
硬要說,就好像繪本或童話中的家。

「家……呢……」

不知道的家。夢中的家。
家,都成了伊莉雅和我心中的執著和創傷。
伊莉雅想住的家。若就是這頭家,住在裏面的又是誰呢。
伊莉雅祈盼的圈子中,會容納我嗎。
還是,只有一人?
難不成,和伊恩,和莉莉一起?
--別想了。不該在這呷起醋來。
我不能一直這樣,要鎮定點。
我搖搖頭,試要拂走多餘的事情。
或許因為這樣,我才沒留意眼前的人。

「……妳是」

「欸……?」

那把聲音從眼前響起。
她直直看著我。同時我架起身勢。
她語勢倔硬,聲色不像我所熟悉的伊莉雅。--那是,涅爾。
其眼神尖銳,臉上有鱗狀紋樣。其倔強的氣息,顯得她正是涅爾。
我準備抵擋其衝擊。
她看著我,稍稍垂下了視線,然後眺望遠處--眺望我身後的"陰霾",若有所感的道。

「……果然,它正要被解放嗎……」

其眼神充滿苦惱,主意難決,在我面前搖擺不定。
完全沒有襲擊我時的敵意。反而是因我而心動。
 剛才到現在,涅爾到底發生甚麼事了。


『這涅爾不是剛才的涅爾。她是這階層本來的擁有者。細心看看,應該有些不同吧?』

莉莉提醒得我,我注意看著她, 就發現差異所在。
剛才的涅爾,臉上幾乎全被鱗片包覆。但這涅爾沒有,臉頰只是劃了一兩道痕。
 當中意思我不知道。不過,能見到她的表情,我就覺得差別很大。
雖一看看似無表情,但能見到伊莉雅的臉。眼睛眉毛,都像伊莉雅一般擺動。
不用怕。沒事的。呼喚她試試看。
這世界,我不動身就不會轉動。締造狀況--由我。

「妳就是……涅爾?」

涅爾驚訝睜目。
然後若有所悟的,注視著我。

「正是。我名為涅爾。而妳就是,鑰匙……該稱為,愛狄露吧」

「……嗯,是啊。妳認識我嗎?」

「是。妳是我們"應當除去的對象"」

涅爾點一點頭。
大仰言詞背後,涅爾眼神並不含敵意。該說,是要表明她沒有敵視我。

「妳也,打算這樣?」

「我……認識這不應該。所以才在迷惘」

「……在妳們當中,我是應當除去的記憶。為了,步向"作為涅爾"的全新生命。我沒想錯吧?」

涅爾搖了搖頭。
然後步向我,走過我身旁,站 在崖邊,眺望世界中的"陰霾",說。

「並非空想。我,本來應該不惜分秒以排除妳。否則,妳將會逼近,會揭開疵痕……挖開瘡蓋」


「那麼,妳為甚麼?」

涅爾片刻沉默。似乎有言難說。
那孤寂背影,雖知是涅爾,卻確實是伊莉雅的姿形。
所以我更覺惆悵,不待要走近涅爾,握起她的手。

「嘎啊!? 欸?」

指尖一陣震盪。
我嗟咄縮手。不,是手被彈開了。
 感到了一陣電觸。我留神手上。依然麻痺難動。
涅爾沒做任何事,只在佇立,凝望世界中心。

「是毒。我們身上有的,是會殺死妳的毒。我們是抱這使命而生的」

 使命。
延存自我的意義。
涅爾表情定必一片昏暗。 不給我看,是因為這等於承認了自己的迷惘。
她正猶疑,自己該做甚麼。
我要怎樣,才能給這涅爾 最適當的選擇呢--。


『別想她需要甚麼,這想法在這裏不通用的。順自己意做吧。涅爾,或者伊莉雅,最希望妳是如此何』

「啊……」
潛入。那是掀開心中所想,互相碰撞,互相理解的行為。
我既掩飾心聲,情況就不會好轉。
伊莉雅已經打開心房。我還不開就不行了。
直直說給她聽吧。懼怕也好。很多事不知也好。
不能再以"為了對方"為由,而逃避自己軟弱。

「……吶。妳會怎樣對我?」

「……我們?我們--」

「不。我沒在問"涅爾"。我在問"妳"。妳自己怎麼想?」

「我們是為一體,不分為個。我,若轉變,其他一切將會被扭曲」

「就是這個"我"。妳還有嘛,"自己"的意識。別躲避,看住我。說出來,我眼所看不見的心底話」

懼怕也好,我也要踏出腳步。
互相幾要觸碰 。我窺探她的臉。
感受涅爾的呼吸。她有氣息。那麼,她的心應該還很溫暖。
是涅爾還是伊莉雅,現在不重要了。
想念會傳達。若心想傳達,定必--。


「我…………我要,接納妳」

「欸……?」

「是妳,我相信能改變這世界。無論多麼頑固的"我們",還有被封印了的伊莉雅……一切」

--傳達給她了。
不知怎麼,心中熾熱。
初次那麼想,傳達想念給別人。
傳達到她的心。僅僅如此,竟是這麼可喜。

「說……妳能說出來了! 太好了!妳也一樣,想做就做到!」

我握起涅爾的手踴跳。雖感覺自己又奇怪又不冷靜,也沒試要掩飾。

「……喔?」

「啊……」

然後我們發覺。
我們手牽手。無事阻撓。
沒錯。就此而已。

「毒甚麼的根本沒有。嗯嗯,妳"自己的感受才不用管"這想法才是毒。別想丟掉它。我想聽聽,我想知道,妳的想念」

「……直到現在,我一直貶低、扼殺自己,以為這就是正確,這就是規條。但其實……只不過是強施於人。 即使對方不需要,我還一直頑固下去。想回來,這可困擾到不少人」

「嗯,嗯。那也只是,妳那長處的代價。妳太溫柔,溫柔得不顧自己。習慣了這樣,有點不知方向而已。展示給我看,妳的不安、不滿,一切一切」

「……哼哼。感覺,心中梗塞的東西溶化了呢。啊啊,我很想接受妳。如此,我之中,"我們"將有好的變化。」

語過。
耀眼的光柱,從石陣中心湧現屹立。

『進識(パラダイムシフト)(*1)出現了! 做得好啊愛狄露! 它象徵涅爾的一顆心結解開了。好了,去巨石陣(ストーンヘンジ)吧――唔!?』

轉瞬。
光柱,好像從未出現般消失了。

『關上!? 一度打開的門竟然這麼快就!? 怎會有這樣的――不……這感覺是…………愛狄露!』

莉莉急切喚呼我。
瞬間,我頭上雙影交錯。
一時不知發生何事。回過頭來,剛才涅爾還正和我談話,現在架護我在背下。

「滾出去啊。此處是我管轄之地,沒理由要放任妳介入」

「……小子,有甚麼企圖」

她半空翻騰,飛彈數尺落地。那身影顯然,還是涅爾。
不會有錯。殺氣,全身覆滿厚鱗--就是這涅爾要殺我。
剛才和我對話的涅爾,現在和她在對峙 。到底……?

『她們在自問自答。這階層的涅爾導出了結論,而更深層的涅爾否定了它。雖說時常會遇見層與層之間的主人互相爭論之例,但我從未遇過,出現了的進識會被消去的情況啊!她的防衛本能強到這地步……?』

「即是說,深處的涅爾強得多?想點辦法啊莉莉!」

『嘖……說真,解決最初的意外時以為大事已過……! 第1層居然也會遭到深層意識這樣干涉……! 干涉源頻譜……相當於第5層!? 以表層為利器,認真要殺滅我們……!』

「怎會……無法可施了嗎……!」

涅爾護我在背,兩肩微微的震動。
非虎軀之震,她在懼怕顫抖。她理解,自己敵不過她。
依然對峙,是因背後還有我。知自己背離了使命,仍要守護 我。
我只能默默看著嗎。明明是姐姐,仍只能目睹妹妹滿身瘡痍不管嗎。
 有甚麼辦法。有甚麼策略,可以打破狀況……!

「速速擊殺那廝。鑰匙的接近等同我等之崩壞。如此容器所去何從?交在那脆弱之塊手上,不待一日就會腐朽。--不管了,連妳都一起解決。站立別動」

「…………嘖」

「怎辦呢,有甚麼辦法…………?」

我視界左右遊曳,忽然,某物映進我的視界。
漆黑的一小塊"陰霾" ……?
它沿我影子走近,挨到我眼下後,蹦啊蹦的跳。

「……就用,你?」

我直感到,打開事態唯有靠它。
我撈起那顆靄,握在手中。然後發念。
給我,抗衡那涅爾的力量。不為他人靠計而扭曲的信念。堅強的意志--。
瞬間,我手泛熱。
化為亮光,從指縫溢出--!

「燃燒……湧出來……大大片……!」

這感覺我知道。身體灼熱燃燒,從心底抵出動悸--。
這就是……魔法!

「成形……我的思念!」

我絞緊眼瞼,注念。
 溫暖臨在涅爾,溶化心中冰結--。
唯一思念,貫注。

「……甚麼? 怎會這樣!」

望向驚叫之人。是那滿佈鱗片的涅爾。
一拍,眼前的涅爾發出不同的驚呼。

「很熱……! 這就是……我的心!」

感受到臉上熱氣,我睜開眼睛。
看見了--涅爾裹纏火蛇之鱗,黑赤燃燒。
兩者氣勢傾倒。出手,是火蜥蝪更快。

「退下……! 別干涉我的心……!」

涅爾躬膝,阿吽跳躍, 燒灼鱗面涅爾的頭髮。
鱗面千均一髮躲過,一聲發怨,然後微微陰森的笑。

「好吧,這次放過妳。但切勿忘記,迎身於"它"所致的後果,接受絕望之力的意味。警告妳。――毋重蹈覆轍」

留下最後一句。
鱗面涅爾沒入光中,如消散空氣中,不見身影。
光柱再湧現而出。

 *

 :/ 巨石陣 /:

光柱洶湧噴出。尤如從下到上的瀑布 。
這就是,這層的涅爾所抱的心結已解的證明--進識。

「……我希望妳,進去更深的層。但要記得,那處的涅爾和我是不同的存在。就好像剛才一樣,安全是沒有保障」
涅爾伴在身邊說道。剛才纏覆的炎鱗已片片剝落。而有幾片,則烙灼在身。
我擦擦涅爾煤燻的手,說。

「保障是有的。妳重要的姐姐還在看顧妳啊。沒問題的」

『……別再無聊了,快走啊。放著,它就可能褪去的了』

「欸!? ――啊」

我受唆擺,跨出一步。
浴身光柱中,世界漸漸蒙白褪色。
還想談更多。還想接觸更多。
身體上升。我伸出手,涅爾也伸手過來,說道。

「當妳醒來,我就會在身邊。所以我總會抱擁,妳的溫暖」

伸出的手不逮。我們相隔而離,聲已不成音。
還有很多事想說。想傳達而傳達不到,竟覺這麼惆然。
醒來的話一定是說給涅爾聽。一直忽略了妳 ,真的對不起。不聽妳說話真的對不起。
謝謝妳,一直護蔭伊莉雅。妳也是,我重要的妹妹。

 若容我所願……還想再一次……
 在下一處……傳達聲音……到妳耳邊…………





 前回:雙想~始~
 次回:潛心後記~涅爾之事~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*1)進識(パラダイムシフト):Paradigm Shift,一般譯作「典範轉移」,指(個人的或團體的)價值觀的轉變。這亦是本作的音樂專輯「Paradigm Shift ~cenjue innna, cenjue ciel~」的主標題。此詞在魔塔官方中並無正式譯名,本文中的譯名是取自《最果てのイマ》終盤彈出的一個詞,用來耍帥......(羞)。順帶一提,專輯副標題~cenjue innna, cenjue ciel~的意思「變幻的心、變幻的世界」呼應本話普露普蕾奧那句「往變幻的心裏那變幻的世界中去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