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15話 CS_Adel.LvX ~依存~

第15話 心靈宇宙_愛狄露.LvX ~依存~

墜落。
頭朝下,順重力落下。
身體越發輕盈。然後天地不分,思緒不靈。
 睡眠一事。
不知何時起,我變得害怕。
再也不能,穩進安眠。
所以,才會遲了醒來。

「歡迎歸來。等久...也不算是吧。能待上一整天,也多虧年輕嗎。 啊呵呵......」

她說話流暢,不見涉滯。寧靜得,好像時鐘針轉。
普露普蕾奧。莉莉的心護。不論姿態、舉止、眼神,一律高雅,誘人入醉。


「伊莉雅」

姐姐握起我的手。
愛狄露。她的眼神,比鏡中所見的我清澈得多。我安心同時,痛感她和我一直都處在各不相容的世界。
心中負面感情,還未能清理。
我失去了的一切,她還一概擁抱,未曾丟失。
 我該很不甘心。長得和我一樣的人,見識、經歷過許多我所不知道的人事物。當中,不曾有我。
 那人,還未和我心中"姐姐"的印象重合。
但她說,這樣就好。
涅爾--我,仍未能委權自己予伊莉雅。
 這樣的我,那人接納了。所以我能自然的,喚她作"姐姐"。
愛狄露,是我的姐姐。

「 沒大礙啊。久等了?」

「嗯嗯, 不算久。多虧了她……普露普蕾奧的幫忙,這點時間不算甚麼」

愛狄露稍有疲累,一瞥普露普蕾奧,沉下肩。
普露普蕾奧呵呵的笑。秘密大抵都已被挖出來了。
雖說她氣質上品,但實在好風趣之事。可謂職任所賜。

「啊,被討厭了。真有點難受,明明我還挺喜歡愛狄露小姐的」

「喜歡當我作玩具是吧」

「拿這麼精美的女性作玩具,我可承擔不起,想必會玩壞關節的。這活還是交給骨骼發達的人來操較好」

「蛤!?夠了,別再提了!!」

愛狄露怒奔向普露普蕾奧,試著打斷她說話。
普露普蕾奧呵呵的笑,仰起身軀。胸前放射形的時針忽然轉得很快。
纖弱華美的時鐘人偶,露出既平靜又狡黠的笑臉。
我腦中一瞬泛起某具形像。
就是所謂既視感。

「……像某個人呢,普露」

刺在--生在普露普蕾奧後腰的發條轉了一陣,忽然停下。然後她意味深長的看著我。

「喔。哪裏像呢?」

普露普蕾奧笑著仰起頭。鵝絲嫩髮波浪搖曳。
朱赤眼眸一眨,稚氣得驚人。而那長長上曲的睫毛則兼具大人的色香與孩童的純真。
如此感受,我明確意識到了。
像。雖不是全部。雖觀及整體,可說毫不相像。
但,像。

「……像從前的伊恩」

--是眼神。
 魅力、活力、包容力,均凝集其眸,以匯聚眾人。無疑,是伊恩從前已具有的眼神。

「呵,這見解還真引人思想呢」

 普露普蕾奧瞇瞇眼,鬆下搭在後腰的手。
時針如同平常轉動。

「我就是鏡。姿態、形狀,全為莉莉心象映照。既然我自莉莉心中蝕刻投影,妳所說決非虛假」

「說似乎……妳不該知道嗎?」

「誰知道呢。要知道更多,妳等級還不夠高。請來升級吧」

「等級?」

在愛狄露怪訝視線面前,普露普蕾奧仍不改斯文,點頭致禮道。

「就是莉莉等級。若妳能和莉莉親密,我就會告訴妳。驚喜來了,現時正實施雙倍贈送,客人在期間挑選特別潛療服務,除可獲享比平常多一倍的莉莉點數,還會--」

 *

「啊,差點忘記說」

我正要遛進潛艙,她急忙追過來,從門邊搭手,探頭望著我。

「我想,今次不會有太多來自莉莉的干涉的。愛狄露有心護,想必她會為妳解決難題」

「欸?這樣,那個叫代理?的不就沒有用途了嘛--唔嗚」

 愛狄露萬般疑問,給普露普蕾奧輕指按住嘴唇制止。
紅冠白瓷指頭,按壓在櫻桃雙瓣。
愛狄露驚得失語。

「這事就免提了。聽我發自父母心......姐姐心的話,畢竟愛狄露小姐經歷剛才的潛旅,應該要明白」

她溫柔的笑容中,摻有幾分孤寂。
若說它是莉莉心中倒映。愛狄露的心,定必也有所感。

「…………嗯,是呢。莉莉也想加把勁幫忙呢」


「呵呵。莉莉有妳知心,我也很高興,高興得要狂蹈亂舞。夜夜睡覺時想起,興奮得我內心澎湃呢」

 說畢,普露按下某按鈕,關上我們所臥的艙閘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黑暗與寂靜包覆我們。
無須害怕。觸碰到她的溫熱,嗅到她的韾香,我內心恐懼都一一驅走。
晚上,和姐姐一起睡覺。
最喜歡,這段快樂的時光。

「剛剛有點匆忙……姐姐,還怕嗎?」

一刻,愛狄露靜靜答道。

「……嗯。我掩蓋的事……嗯嗯,我還在掩飾的事,很怕,會被揭露出來」

不過。愛狄露 如此續句。

「伊莉雅也是一樣。但伊莉雅也勇敢展露給我看了。所以我不會再迷惘」

「嗯」

愛狄露握起我的手。
她的手沾滿汗水,抖個不停。

「 ……我的中心,想必會很醜陋。我......畢竟投入過,那些該被斥責的事」

 話音混上了摩擦聲。愛狄露還在死死耐著牙齒打交。
氣息轉急,手握更緊。暢快話語背後,愛狄露漸漸落入恐懼中。

 「我這心,爛得頂透……不會是,伊莉雅尋求的我」

呈露脆弱。
但我一聽見,就安心了。姐姐和我一樣, 都在對抗那種恐懼。
姐姐就在我身邊。既不達觀,也未灰心。所以才怕。所以才追求他者。
就算是我,也 要支撐姐姐,正如姐姐一直都支撐著我。

「沒關係。別在意了。我也一樣。我的內心是涅爾是吧。但 姐姐也接納了、承認了」

沒錯。
當我難抵「說不定會被姐姐拋棄」的不安與恐懼,姐姐一笑就置之於外。
那是多大的救贖,多強的力量。我能感受到 。
姐姐要捍衛,身為姐姐的形象。
那是姐姐的矜持。不想形象破滅,這項重擔壓得她筋疲力竭,遠非我能想及。
這次該換我來承擔。
要熔化,她肩上那片巨大的冰塊。

「不用想得太複雜。我們總是對等的啊。姐姐之後就輪到我。換我,展露"妹妹"給姐姐看」

愛狄露呵一聲的笑。
身體的痙攣漸漸緩和,最後止息。


「……也是呢。又強,又聰明,又可愛,我的妹妹。我做得到的事,伊莉雅怎會做不到呢」

我們是雙子。我們何時也是對等的存在。
一直延續至今。姐姐施予我,我亦同等"歸還"。

「我不會輸。我想念姐姐,不會比姐姐想念我少的」

「 行。那麼我也不用再掩飾了。給我看,伊莉雅的妹力」

「嗯。現在,要進姐姐裏面去了呢」

「來吧。然後,看看,我紅透的心中,全部」

我們閉上雙目。全身溫暖,弛緩。
落入,姐姐之中。
我不再怕。
在那盡頭,有人一定會迎接我。

 *

 :/ COSMOSPHERE_Adel=Illdilete.Lv3 /:


天旋地轉過後。
就好像當天站住睡覺差點斷膝時一樣,我忽然清醒,全身肌肉曲張。
睜開眼睛。


「……這就是……姐姐的世界……」

眼底下,了無止境的漆黑。
立足處太狹窄,不留一點行動自由。
布幕遮蓋世界大半。
我確實知道。
姐姐還未能展露甚麼給我看。
但,不要緊。
我會一一掀出。
由我來,消融一切。

『……嚇我一跳啦。和拍擋初次潛入,就座落相當於等級3的頻帶』

「莉莉?」

絕對不會聽錯,這聲音是莉莉的。
好像從天頂傳來,又像在腦中直接響起。

『這裏是愛狄露的心靈宇宙,依頻譜計算是該當於等級3的層。換句話說,本來該通過的等級1與2都給妳略過了。愛狄露當真......很渴慕妳啊,涅爾』

 莉莉口調甚重。該喜或怕才好呢。

「……一下,就來到這麼深。但恐怕,前路渺茫啊」

『這還要只是等級3。早有預料,愛狄露的心靈會這麼陰暗』

喚到深處,還未能究察一二。
明明相信,卻不住掩飾。
正如笑臉浮現在痛楚上,謊言亦自正直的心 而出。
見面,才知愛狄露所抱之"扭曲"為何物。

「……對了,莉莉的心護說過,莉莉不會干涉這次潛入的」

『普露說的?是這樣說嗎……。嗯嗯,我是打算這樣,但如果涅爾在意――』

「嗯嗯。由我做就好。一定,要由我親自解決」

 這面歪曲,除我以外沒人能是正。
皆因一切全生自我們中間。
絲線千絡,還須覓源而解。
唯有我。
能夠 消融,姐姐的心。

『……是。是呢……。涅爾,這件事唯有妳能辦到。由妳,憑妳的心來做』

莉莉語重心長,引我上路。為了我,而且,為了姐姐。

『――首先要找找心護,她會在潛途中幫助妳。有事我也會盡量解決,妳就放心走吧』

「嗯。謝謝了,莉莉」

告別後,莉莉的氣息就霧散了。

 :/ 閃亮舞台 /:

我從岩造構造物走下去,踏過一塊又一塊飄浮立足點,望見遠處有很大一扇門?似的。我而就跳往彼我正中間,發出耀光的高台上。
這裏看似能觀覽整個世界--可是腳上噴出強烈光芒,我無法辨清暗處的狀況。
這物件為甚麼要出現在這裏呢。既不是供遙望,亦非照亮暗處用。
既非兩者,那就是用來父散注意的。
既然如此,那黑暗中,當該有值得注視之物--。

「……不見人影那,去別處好」

說雖如此,除了 飄浮立足點鋪成的一條路外就無路可走。
 布幕遮蓋世界,其外邊總有蹊蹺。但是,無路可行。
心護在何處。至少前前後後都不見其氣息。
總言之,先爬下去吧。
此時。

「找到妳了♪」

「――!?」


愕然。
要是平常,我總不會未經察覺就被挨到身後。集中精神下更是萬無一失。
但,這下。
氣息,就在我背後,挨得正近。
惡寒竄上脊髓。
感觸並非錯覺。
柔嫩的感觸,從背上,雙臂,覆至全身。
--我被"它"抱擁了。

「終於來了嗎……? 來這裏,是要找我吧……?」

聲音就在耳邊撫摸。
絕不會聽錯。
能這樣對我的只有一人。
但,那和我所熟悉的,決然不同--。

「……姐……姐……?」

「伊莉雅……我一直,一直找妳……。喔喔,這溫度、氣味,抱起來……是真的……伊莉雅……」

我無從抗拒。
怕得很。難以相信的,慌亂。
這就是......這就是姐姐的,愛狄露的心--?

「好了,回家吧。玩偶,糖果,有很多很多。一直、一直,和我玩吧」

「家……? 我,們的……?」

「我"們"?--嗯嗯,不對。只"屬於"我和伊莉雅的家,在裏面,我們兩人要永遠在一起」

愛狄露視線移往別處。
瞬間,道路好像呼應她視線般打開。
 是要移動嗎。若是這樣,或許能試找鬆手的空隙撤退。
--這意圖,被這世界的律封殺了。

「用腳走只會累,我們就這樣去吧」

「……欸……?」

我和愛狄露的身體,保持抱擁 浮上半空。
回過神,發覺自己被關進龐大的鳥籠狀物體中。
我從柵縫望向上方。
長一對大翅膀,如同童話所見的天使,攜這鳥籠在飛行。

「一刻也不想分開啊。伊莉雅也不想吧?」

「我,我……」

「不需要說出口。啊啊,伊莉雅,很柔嫩,很溫暖……」

她的指尖擺動全然不顧人的心理抗拒,好像褻玩人偶般撫摸我全身。
 可怕。呼吸不得,痛苦難耐。無法正常思考。前後也分不清了。
 抵抗昏厥間,不知何時我就到達了她的家門前。


 :/ 只為兩人的家 /:

我單顧辨清周圍已分身無暇,只能被 愛狄露直直帶往家中。
然後,震撼的情景擊得我暈眩更深。

「看吧……吶? 懂了嗎,我多麼想念伊莉雅……」

愛狄露說著,就擁我的臉和她的並排,逼視那些東西。
其一。
釘滿牆上, 我的照片。
其二。
彷照我的外觀,一群等身大人偶。
其三。
堆積成山,充作人偶部件,我身體各部位。
瘋狂。
一切毫無例外瘋狂。

「好了,來我的房間吧」

愛狄露拖我的手,穿過人偶叢,探手進好幾百枚照片背後的牆壁,扭動了某物。
 那似乎是房門。我不肯定它是一扇門,是因照片擾亂視線所致。
 我四處朦糊張望,瞬間,某處牽留我的視線。
牆上某小處空間 ,刺上幾片小刀。
那裏和其他位置一樣,胡亂貼有人的照片。
每張照片都被小刀刺得溶溶爛爛。
照片中人似乎不是我。
那麼,會是誰--?

「那個,不用看了」
視界被手遮蔽。溫氣撫掩我耳朵。
我動彈不得,被她手牽拖,沒入照片隙縫中。

「好了,玩甚麼好呢?玩偶?家家酒?」

 房間,無數人偶擺得水洩不通。
我坐在愛狄露鋪的角色座枕上,不明就裏的和愛狄露一起玩人偶。
不知自己正做甚麼。不知該做何事。
太怕、太小心,深恐會掃愛狄露的興。
我想,模彷和那人一樣的表情就好。我一直一直,擺起同一副表情。
 不知過了多久。剎那,還是永恆。
那剎那突然到臨。
-- 叮噹。

「……而這蛙樂哥就是發售當日就賣光的幻之型號……」

 ――叮噹。

「……這企企是全帕斯塔利亞三具限量用超高級素材作的超珍有……」

 ――叮噹。

「呀呀呀!!煩夠了!!」

 那是門鈴。就和一般家宅所設的一樣。
有人從剛才就一直就按鈴。那不只是往死裏按,而是機械性的等間隔按。
目賭愛狄露的表情,我全身抖顫。
她眼神兇猛,泛有殺氣。

「好……就是他要阻礙我們兩人……殺……來幾次殺幾次…………禪……!」


她最後說出那一個字,撼得我頭腦清醒。
殺?禪?幾次也要?

「姐,姐姐,禪他……」

「沒問題的伊莉雅。雖然他殺過又會復活,我今次一定要他死。我會證明,這世界只要有伊莉雅就好……!」

「住手,姐――」

她聽不入耳。
愛狄露摸過我的頭,吻我額,轉眼間就執過兩手大金鎚,飄啊飄的離開了房間
喀嚓。 呯。

「…………?」

 鐵聲的連續有蹊蹺。我驚過後,立刻衝到門前。
然後,訝然。

「這門…………外鎖……?」

通常,門的鑰縫該設在房門內側。
它不見在內側。但顯然門已被上鎖。
我猛力推擁門柄上下。
醒悟,自己已落入最懷情況,我滿臉蒼白。
門柄就好像一開始就熔接起來般,一動不動。
毫無疑問。
--我被監禁了。

「窗……! 窗呢……!」

房間有一道很小的窗。
我趕過去,望它每處--我三度暈眩,跪膝在地。
沒有接口。
從哪也不能打開。

「未完……還沒……」

窗外景色還有微微轉動 。
還能看見外邊。至少,這窗是用玻璃似的材料造的。
玻璃會碎。多堅固也好,只要踢它幾次,總會裂開。
蹴踢幾百次 。
我泄氣,當場萎縮。
由感觸可知。那並非玻璃造。
透明脹厚, 而且強韌,似是由某種礦石鑄成。
冷汗及額。
沒事。還有辦法。
魔法。我是I.P.D.。用魔法就是輕易破壁。
我試在腦中描畫詩。凝聚力量在詩。如此--。

「……?」

 ――奇怪。

「…………!?」

--唱不出來。
不懂如何唱詩。完全忘記了唱詩的方法,就好像一開始就不是織詩人一般。
發生甚麼事了。
萬事休矣。
在這瘋狂的世界,我將被永遠監禁。
笑也笑不出 。
我懸手垂頭。
滿地人偶中間,看見了。
照片。我的照片。
我似要避開般望向另處。
從人偶之間,我看著我。
看上方。一樣。
躲眼。那邊又一樣。
 一樣。一樣一樣一樣。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……這種事…………」

想喊。
要是求救。
不可。我承諾過要自己解決。
但這樣下去,會壞掉。
我將,不再是我--!

「呃…………唔,呀…………」

將要發狂。
此時。
-- 鐺。

「!?」

細小的聲音,激發我 將要失靈的五官高揚。
是愛狄露?
錯。聲音是從窗邊傳來。
我好像抓救命繩般挨近窗邊。
望向外側。看見了。

『…………!』

「欸……?」

誰--某物?--面向我催促。
但就聽不見一點聲音。挨耳過去也聽不見。
既然這樣。我注視那人的嘴唇,讀取其話語 。

『…………!』

「喔……哎……?」

她口動得誇張,很易就 辨出母音。但子音則未讀出。
我祧聚視線,試從舌頭動作觀察。但可惜,那人口部實在細小。
不單是口,其身高比常人都要為小。
只有,像莉莉的心護一般高--。


「啊…………躲,開……?」

表情、舉止,拼拼合合才導出結論,下一瞬間。
那人剝下好幾具鳥籠型髮飾,擲向高空。

 轙----!!!

「嗚啊!?」

引擎聲撼地而響,銀色刀刃掠過我髮尖飛過。
我嗟咄察知其那句"躲開",彈跳後退,一背撞上窗對側牆上。
獰猛的銀板插上一塊又一塊,在牆上劃上粗厚的直線。
它橫移直割, 劃出長方形,然後休止。短短沉默過後--。

「呀!!」
 牆壁隨叫聲被撞開了如線所示的缺口。
不待粉塵落靜,我隨即抬頭望向眼前光的方向。
手執白銀鋸刃,虛渺的天使。仗其力在空中挺立,裝扮成傳說中魔法使的人影。

「詳細就留後,先逃出這裏吧!她聽見聲音就會回來!」

「欸……」

「心驚了?不聽就走的了啊。不是的話就快跟上來!」

「是,是……!」

理解不了發生甚麼事。
只知道,這心護大小的人正要救我離開這裏。

 :/ 巨石陣 /:

漆黑一片的道上,原來還有通道。
我追隨在其正下方,穿過透明的通道,總算回到最初的地方。

「嘿,來到這裏算可以鬆一口氣啦。看來也沒人追來呢。既然這樣……」

「吶。你是……姐姐的心護?」

呼喚。 然後該人看了我。
這麼近看,越覺眼熟。

一頂顯眼尖帽,伸出金髮在胸前搖曳。髮尖均衡打結,垂下幾具髮飾 ,形狀正像鳥籠般。
身穿黑色長袍,手握朽木杖,腰懸皮革袋,裙似花朵朝下,腿穿及膝鞋。
雖略異於印象,但那髮飾,無疑。
果然,我認識這人。

「……聖女,拉普蘭卡(ラプランカ)……?」

其為,家戶傳曉事記中的聖女,其中一種姿態。
正像"我最熟悉的拉普蘭卡"的姿態。

「正確,我就名叫拉普蘭卡。正確來說是"森林魔女",還要是"尋鳥手記"那位。那篇章裏我該是"魔女拉普蘭卡"的啊」

那少女?露出虎牙,正正和我以前所讀繪本中的"魔女"相像。
為追尋從家逃出的藍鳥,用短絡而殘忍的手段排除一切障礙。"魔女"--拉普蘭卡。
她的故事本來依循"聖女傳說"的主旨,然而那"尋鳥"故事實在太過詭異,填滿拉普蘭卡像"魔女"一般豁盡殘暴的場景。小時我的心正正被其震撼。
我又怕又討厭這"魔女拉普蘭卡"。那繪本不單不想再翻看,連封面也不願入目,哭著要爸媽棄掉。
而那繪本又在次日回到書棚上。我實在怕得要姐姐抱我才能自已。
為甚麼被棄掉之後又會復原?
乃因,姐姐拾了它回去。


「……話說……姐姐,很喜歡那繪本的……」

「啊對了。被丟過多少次也好,愛狄露都會撿過再念,每次都看得出神。她本來就喜歡這些不良嗜好的」

「然後就……變成了心護?」

「算是情有獨鍾吧。當初還只是憧憬,但……她漸漸"代入"自己在其中了。這下我名乎其實成了愛狄露的"魔女大人"了」

姐姐最喜歡那繪本。當我哭著要捨掉這可怕的東西,姐姐就會憤慨反論。
我從記憶追索其內容,明白了,這拉普蘭卡為何會成了姐姐的心護。
姐姐一直在追尋。我這隻藍鳥。
 一介少女,披戴那名不擇手段、冷酷殘忍的魔女身影。

「……但妳沒問題嗎?既然我就是藍鳥……妳該不能擅自放我走的。妳是姐姐的心護是吧?」

那少女基本上,甚至全面都在愛狄露那側。
但她要放我離開。她心在哪裏?
拉普蘭卡從腰袋抽出黑漆漆的爬蟲類枯乾體,咬食其尾巴部分,邊咀嚼邊說道。

「這樣想吧。我全無例外依照愛狄露的意志行動。亦即說,放妳走還是愛狄露的意思」

「欸……? 但姐姐剛才死死的……」

「所以她才覺得這事不妙啊,在心中某處。事情會變壞,所以驅策我過來。……嗯這也太宏觀。"這裏"的愛狄露畢竟想一直關住妳啊」

「……雖然不太明白……她在心中葛藤?」

拉普蘭卡沒精打采的點頭,擲過手剩的進口,一口氣嚥下。

「她在仰求妳決定。因為自己改變不了,才想妳改變她。這世界就是這樣。妳也是一樣吧?」

正如拉普蘭卡所言。能自己解決的迷惑,從一開始就不會顯露予他人看。
 她給我看,因為她想改變--自己不能,但那人能。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怎麼了? 害怕了?」

那麼,我該做的,和原先還一樣。
姐姐為我做的,我今次就要照樣回報。

「姐姐現在在哪裏?」

「好,夠沉著,果斷。要去她身邊了?」

「在哪之前,有一點很在意。姐姐,想殺了禪?」

想起那貼滿照片的房間,混在我的照片中,刺滿小刀 的,肯定是禪的照片。
拉普蘭卡嘴角上揚,瞇目注視我。

「有眼光呢。好,就答妳。結果而言,"愛狄露覺得禪很重要"。但愛狄露一味認為"真正重要的事物只能有一樣"。妳想為甚麼?」

「因為我這藍鳥……曾經是她一切?」

「沒錯。"曾經"是她的所有。所以起了異常。愛狄露現在"重要的事物不只一件了"。知道嗎?那就是禪。他在愛狄露之中,地位日益加重」

 姐姐很頑固,認定決定的事就要定決。讚她說是果斷,貶她就說不懂變通。
姐姐的努力的天才,能專注追尋一項事象,幹勁有如泉湧,初衷總不變改。
所以才被「初衷」所綑綁。姐姐心中的初衷才不是夢或目標之類的曖昧概念,而是"當然會達成"的"將來事實"。若無法履行,那就即是"罪"。

「……姐姐當初最重要的是我。但現在多了一樣同等重要的事物。所以才在掙扎呢」

「能在愛狄露自己心中完結的問題還好。但這不是。愛狄露現在最怕的,不是自我定義的變質,而是"有人和妳一樣重要"這件事"被妳察覺到"。」

「我明白。……但她也不用這樣想啊」

「事情沒這麼簡單呢。愛狄露很不安。她要生要死的擔心,妳如何想。她來真的。愛狄露溺愛妳,但同樣她也……噢,不用我說下去吧」

我深呼吸。
知道,自己該做甚麼。我有事必須說給姐姐聽。

「妳想說的我知道。告訴我,姐姐在哪裏」

「就在那發光舞台上等待妳。當心了,無論幾時,"慘劇的一瞬"總會發生在妳眼前。一切全取決於妳有多"快"。」

 :/ 閃亮舞台 /:

一落腳,我立刻奔跑。
所向,只有一處--。

「死啊啊啊!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鐵片高舉,快要被揮 下。
禪站著不動。機會只有一次。
反正這裏只是夢的世界。我的身體變成甚麼也好,也不會波及現實世界的我。
--不對。
做得完美一點。
痛楚會擴散。當我受傷,有人就會悲傷。毋忘記。

「只要沒了你,我……我啊啊!」

 鐵片懸空劃弧。
要是從前的自己,該會直站在中間,用身體承受那一擊。
現在不同。痛楚就該從根元拔除。
乘疾驅之勢,我朝軌道終端跳躍--。

「休想!」

踢飛鐵片。
照這想像,我雙腳踢向禪臉前。
兩道軌道交錯。
思念相擊,迸發--。

「欸!?」

碰撞,彈開了的是--鐵片那方。
 我沉穩落地,直對愛狄露。

「…………伊莉雅…………」

愛狄露表情充滿不安和恐懼。
害怕,我的結論。愛狄露給我看她心的暗部。我如何想,會說甚麼,她只能等著聽。
我開口回答。
 為了返還,姐姐給我的東西。

「我喜歡姐姐和禪要好。重要的事物,多多也不嫌少。先後排序甚麼的都無所謂。我,想姐姐妳,找到妳重要的東西」

「…………伊莉雅……這樣就,好……?」

愛狄露不安的睜眼震抖。她的表情竟是這麼稚幼。她的不安,還一直留在這般幼小的愛狄露裏。
時鐘該重啟了。正如我的漸漸開始動了一樣。
我抱擁,她那抖顫的身體。

「我想看姐姐發自內心的笑。姐姐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。別再強忍。伸手去拿重要的東西吧」

愛狄露的手,攬起的的腰。
不再像褻玩人偶般愛撫,也不再無機質的冰冷 。
又溫又暖,舒適的擠壓感,就像人包護人一樣。

「我……總覺得只能放伊莉雅在第一。不這樣,伊莉雅就不會承認我」

「嗯,會這樣想,也像我知道的姐姐呢」

「伊莉雅清楚很多事呢。我的不安都給妳化解了」

「妳是我姐姐嘛」

隨心交談,只此就很開心。
在這昏暗的天空下,我們還是溫暖。
瞬間。
光柱發聲,祓除黑暗。

 :/ 巨石陣 /:

「那麼,我先走了。下次……也會等妳來。要來啊」

「嗯。我立刻會再來」

愛狄露踏進光柱。
其表情祥和,就好像睡覺時一般。

「唷。似乎很順利呢な」

「拉普蘭卡」

愛狄露走後,拉普蘭卡轉而從石柱背後現身。
口咬黑黑的片塊,表情滿有興致。

「都多虧拉普蘭卡幫忙」

「嗯,還真麼謙虛啊妳這小可愛。我只是扳機,不,甚至只是裏面的彈簧或齒輪。子彈,開洞的肯定還是妳自己」

「可是,不扣扳機子彈就不會飛啊」

「是嗎?我只覺得妳自己就飛了出去了。但嘛下次就不太容易能這麼順利了。全心準備……再過來吧」

「嗯」

我滿足的點過頭,拉普蘭卡就散華成粉,歸回別處去。
然後我也起步。伴 隨不安與期待,想像下一處世界樣貌。

「沒錯。浮上來吧」

「――?」

似乎聽見有人說話,我掉轉頭。
但不見有人影。
是幻聽嗎。這聲音似熟不熟的。
我祥和的心中,掠過一抹,撕刮的聲響。



前回:潛心後記~涅爾之事~
次回: 潛心後記~重要的事物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